写生日记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7-05-10浏览次数:10

55,天阴转晴。来皖南已二日,学生根据我选的几个点,每人都画了两三幅写生,比之前几日略好,但还不理想,倒是一向不说话的王同学发挥的不错。观察生活还需要有“功夫”,需要品味,还要能坐下来。

56日,930分上半山与禅师道别,禅师、管委会刘主任送我和天津电视台摄像组一行至虎溪。因为赶时间徐龙弟开车一路疾行,直奔九华胜境。1230,九华山高光学、鲍总于山门迎接。中午与北京焦总、段总、刘总等众友人在祇园寺上客堂素斋。下午五时许,学生上山,住九华凤凰松旁闵园,我与徐龙、祥彬三人驱车前往凤凰松给学生看作业,透迤山光水色,人在莲花佛国,这儿也是我的福地,每次一踏上这块土地便觉得心境平和安详。

晚上画写意两张,凌晨330分,起至大雄宝殿前,诵经声里鼓声激荡,众僧俗于殿中站定……。久违了,年来俗务缠绕让我不得此等庄严清境。

今上午9时起,画荷花翠 鸟一帧,10时许驰车前往黄山。

58日,晴转阴,今晚住黄山北海宾馆。下得索道,一路好风光。杜鹃盛开,有白色、粉色居多,一片片灿若云霞,奇松、怪石、云海天下奇绝。上山途中,选得好几个可以写生的地点,尤以十八罗汉朝南海、石猴观海、接引松、始侯峰等。晚来天色暮霭沉沉欲雨,松风阵阵,如此天气,正合饮酒,是以徐龙弟从前台购得“口子窖”来,四人豪饮至醉,仙也,隐也。月尚未出,东山既白,此情此景,不可言传也。

59日晨,晴复阴、转雨。830分我与徐龙弟冒雨至始信峰下写生,在峰前画约四十分钟,画已成,骤雨忽至、大雾弥天,不得不将册页放入曙光亭内,风吹浮墨,于画面空白处落下点点淡墨,幸有游人相帮以面巾纸覆于其上。

风雨时疾时徐,如此奇景尤不忍弃。由是转上清凉台,石壁上有古人题字若干,比如“万壑幽邃”、“奇秀”、“天然图画”、“清凉世界”等等。雾弥久不去,于是便画清凉台下奇松一株,已近尾声,疾雨又至。这次我与徐龙弟上上下下淋了个精湿。

中午时分,窗外雨声淅沥,一行人不觉有些心忧,出来时已和九华山上的同学们约好,今日晚上看作业。段总与焦总也急着赴飞机。最后听说雨略小了,还是我下了决心,买雨衣将画卷层层包好。在雨雾空濛中下山,雨中黄山与天晴时大不相同。古人认为应观四时山,其实黄山晨昏昼晦亦各有其美。如当下雨雾中始见“梅清面目”也。一路下山,虽衣尽湿亦不足惜。惟昨日所选之景未能尽绘,惜哉,惜哉!

下得山来,众始觉得腹中辘辘,遂冒雨寻得一处农家小馆,吃着臭鳜鱼,看着雨中的山景,有一种怀旧的感,觉。饭后送焦总、段总前往黄山机场,如雨中游山,看似走马观花,却也另有一番情趣。510日,睛,下午带同学们在凤凰松下的二座小桥边写生。晚8时许,演一法师来祗园寺品茗,論画,兴起处合作水墨八帧,我画人物,花鸟,法師画树石及山水,轮番上阵兴尽乃罢。明日,下九华至九华后山参观演一法师的新道场……云波书院。云波书院始建于唐,兵焚后仅留 院基,法师发愿重建,新址在其则,三面环山,右有泉水飞泻,一派祥和,三不见,演一功德如此,想来 我这几年间,浮生事萦绕不休,不胜慨叹!晚,光学宴请,饭后演一电话来相邀合作,兴正酣也,合作长条十幅,尤有余兴,亦或长年在北方少雨、喜雨故, 又于夜雨潇潇间,再寻夜店,“把酒酹滔滔,心潮浊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