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德谦画集》序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3-09-16浏览次数:10

林君德谦,道友也。善书画兼及篆刻,初师幽州梁崎。崎仙去,复师范曾先生。向有怀抱,明曲直升沉,不计雕虫,弗为物役人非,能独出机杼,或轻车独驾,啸傲林泉,或出没瓦肆商行之间,友遍及五行八作,每出人预料。

余性散淡粗疏,凡事多不经意,亦喜交游,是以近年多有过往。

今岁荷月,学奇兄访大禅堂,出其所摄蓟盘山落日数帧,灿然黑红白黄之间。余不觉惊魄,心有郁垒。久不能去,乃令弟子诸人于堂中和色墨数盘,啸傲素质,如是两日方罢。当其时,林君德谦同在。

余其后出发旬余,归,见大禅堂满地色墨斑斓。弟子曰:“此林君所绘,我等多不敢问,唯苦了清洁。”不多时,林君果来,余谓之曰:“此吾大禅堂乎,抑大排档乎?”众皆笑。

又旬余,林君令人以宝马车运画来,平展堂上,其境灿烂无极。当其时,有人传:“昨夜赵无极驾鹤西去也。”余曰:“赵君西归而林无极生也。”复观林君画作。近视之,以手触纸,竟不能起,色墨厚积如此。再月余,德谦复运画来,令予题,审视之,竟有英文隐约于色墨间,问之,林君曰:“此皆名品牌包装袋也。”或云兴而霞蔚,或宁静而幽深,或烟云生于岫谷,或江河奔涌无尽。而奇妙处又非生宣所能及。问其创作于何处,林君曰:“我家阳台已成漆画也。”众皆大乐不能止。

林君作彩墨多令余题,谓余曰:“近日作品被荣宝斋看中,欲结集付梓。”余戏曰:“出版、大卖后又当如何。”德谦笑曰:“兴尽乃止,不再画也。”余独不信。

一日,胡平仁棣来,与论色墨之道,余出示德谦作品数帧,谓之曰:试以析之。平曰:

夫画者,心映也。画面经营之体现,皆为作者摩思味象,而后抒其所悟而成焉。”潘天寿先生曾云:“法自画生,画自法立。无法非也,终于有法亦非也。故曰:画事在有法无法间。”德谦先生作品,集水墨与彩色于一体,以运笔与泼墨为兼营,革古史之僵循,鼎今变之焕新,承昭之间便显“有法亦无法”之辩证,故而诚为潘先生所言之一“徵”耳。另其画材质之选择亦颇自由,无论传统宣纸或现代商品之外包硬纸,皆随心裁定,临机自选,加之材质所本有之底色为映和,以炫色霓彩之异流为体象,所以使人动魄澄心迁神舒意者也。

德谦先生体径独辟,其作品借西哲大杰杜弗莱纳为云“审美对象是主客体共同作用下形成的诸审美要素的组合”,此间意实为作画与观画二者通达一心,其气通、其势壮、其韵幽、其味博,不仅奇瑰超群赫然独境,更存深邃之哲学意义:

一曰“存在观”。画者之作,实为凸显己所潜析万物会然众理之后,达于心而成于意象也。故有《易传·系辞传》所云:“彰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其实同于西哲所谓“存在”一词之辞意也。德谦先生之作,其韵可使观者直达幽微,抽其象而呈表于视域之内,皆为宇宙本体之真境界。虽以影涵万象而文其外,实则以道疏群理而质其内也。统而言之,皆欲为其本体之“存在”彰其绘画之义理矣。

二曰“心游观”。张文通有云:“外事造化,中得心源。”德谦先生法自所悟,笔随心运,纵横恣肆,任墨色遨畅淋漓,于逍遥间遂得心源耳。余谓之:“掌游以助色游,色游以助象游,象游以助心游也。墨色相搏互激,冲和之中映其寰宇之德,纷呈之处感其机缘之悟,精妙之间运其随性之法,叠象之外徵其心源之道。”

余拊掌大笑曰:“然。”是为记。


2013癸巳年 菊月老沧于大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