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溢彩》书画集序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3-10-22浏览次数:15

 德谦善经济,广交游,又兼长于书画、治印。夫子有云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德谦近于似乎。

去年秋,德谦画兴勃发,画彩墨数种。每有新作示吾,多与之跋。已结集,冯骥才先生题笺曰 :“流光溢彩”。余亦为之序,故不赘述。当其时,德谦画兴正炽,忽闻赵无极仙逝,伤心之余尝言:“大树倾也,余不复作彩墨。”唯余笑而不言。

时光荏苒,转眼间又至甲午春仲。一日,德谦来电,相邀至其鼓楼别墅。上得三楼平台,但见其赤膊,赤足,持大墩布一把,舞于空中,顷刻间,十米生宣尽生墨彩,水韵而墨章。从者衣、肤尽黑。吾遍观平台,几无一处不着黑者。侍者相告曰:“每逢大雨,墨水顺椽直下,当街行人莫敢近前。”余笑问其缘由,德谦亦笑曰:“老沧始作俑者也。”

余是以记起昔年山东事,弟子曾有记录曰:“辛卯岁菊月,金风起时,师应邀赴泉城举办个展,一时众贤咸集,成一时佳话,开展后三日,泉城诸藏家宴请先生于龙泉山庄,席间,人民大会堂电话来,言称急征名家名作,师曰 :‘奈何无大纸。’席间一长者起立拱手曰 :‘某有丈二生宣数纸,不知合用否?’师视之曰 :‘然。’乃以三张丈二纸相并,又苦无大笔,师顾墙侧有主人新购墩布一副,大笑曰 :‘此亦大笔乎。’命弟子准备水盆两副,一装墨,一盛水,但见先生挥动墩布,如醉如舞,翻转于素纸之上,或疾或徐,一时间墨之浓、淡、干、湿、焦、白,线之中、侧、逆锋。平素偌大身躯忽而变得格外洒落,起、落、进、退、反、侧,收放自在,少顷一幅《凉风起天末》作品立就,众皆鼓掌以为神。”此帧作品现悬于人民大会堂四楼金色大厅东墙。

余由是参与其中。凡两日,得“书非书”五十帧。普原沧海并记于南开大禅堂。

201311月 癸巳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