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四题】主讲人:薛富兴 教授 | 国家艺术基金“中国绘画意象造型艺术人才培养”主干课程第01期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7-11-04浏览次数:205

 

2017113日至4日,薛富兴教授受邀为“国家艺术基金——中国绘画意象造型艺术人才培养”项目学员讲授主干课程(一),旨在通过中国文化的历史性回顾以及当代文化境遇的思考解读中国绘画的核心问题,课程分为《文化自觉与艺术家的选择》、《中国艺术的价值目标》、《创造与创新性》、《书画一律论》四个专题。

在“文化自觉与艺术家的选择”部分中,薛教授将文化自觉定义为人重新思考自身的一种本能,其将中国文化的自觉分为三个时期:1、春秋晚期至汉代,建构人类的价值系统;2、魏晋至唐代,儒、道、释的融合丰富了既有文化;3、明代中晚期以后,中西文化对话。同时谈及中国文化的三次反思:1、晚晴到民国五四运动,以西学为参照,全面反思本土文化;2、五四新文化运动,以西方文化为参照,反思本土文化的消极因素;320世纪晚期至新世纪,中国传统文化积极因素的发现。通过对于文化自觉与反思的梳理,薛教授提出当下艺术家应当独立自主地提出属于自己的文化,并思考文化与同胞、民族、世界的关系。

在“中国艺术的价值目标”部分中,薛教授提出“写意”、“法道”、“境界”是中国古代艺术传统中最重要的内涵,并以追本溯源的方式详细阐述了三个概念的美学意义,其认为“写意”与诗歌趣味比绘画趣味超前有关,文学成熟在前,书画成熟在后,一个书画者必然先接触文学,后接触书画,因而形成了抒情的根基;认为“法道”代表了中国古典艺术的追求,一种哲学家的艺术冲动——对于天地宇宙之道的追求;认为“境界”是一件艺术作品在有限的尺幅内创造了不一样的世界,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了精神上无限遐想的,可以到处游走的世界,这是专门安置心灵的世界。

在“创造与创新性”部分中,薛教授提出创新性是当代社会的核心价值引领。通过系统梳理中西方的“创造”概念,薛教授指出中西文化在“创造”问题上的差异性,其认为西方文化由于强调向上帝学习,以上帝为师,因此形成了求有所创造推进的文化心理;而中国文化由于强调向古人学习,以“道”来囊括任何繁琐的生活,因此形成了按照自己的个性、才华等自我气质为价值标准创造观。随后,师生在课堂上展开了相关问题的讨论。

在“书画一律论”部分中,薛教授阐述道:书画同源论认为绘画与书法同源,源于汉字之象形; 书画同体论认为,绘画与书法的表现手法同一,均立足于骨法用笔与笔墨兼济。书画一律论之基础乃绘画借用书法工具———毛笔。书法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绘画的表现手段、

艺术趣味与审美风格,促使中国绘画走向抽象造型、主观表现之路。立足于再现造型观念,较之于西方绘画,我们将意识到中国古代绘画在对象再现方面的艺术成就极为有限。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古代绘画未能确立独立于书法之外的再现造型观念,未能发展出忠实、细腻、完善地再现对象的艺术语汇与技能; 未能培养起客观对待自然之态度,以及细致、深入地认识各类对象的文化趣味。

课程结束后,薛富兴教授回答了项目学员的提问。

活动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