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沧海:画余拾零(一)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9-03-31浏览次数:25

尹沧海:画余拾零(一)

文化精神影响下的艺术观念,贯穿在运墨施墨过程中的浓淡、干湿、黑白、焦润的把握,与用笔的疾缓、节奏、生熟、顺逆、藏露、呼应、气韵、章法之中。客观物象仅是艺术家眼中的表象符号,而隐藏在这其后的意义只有艺术家天才的意念才能达到。同时艺术的表现又不能脱离物象的本体,它是艺术家意念的依据,不然,容易导致艺术语言的简单化与幼稚化。

我梦想一种均衡、纯粹、静谧中略带悲美的艺术形式,像一支慰藉魂灵的曲子,这缘于一个艺术家本身所具有的秉性。艺术家要明确的是,理性使他的作品技巧化,在作品的构架上,愈刻意安排,作品内容的感触力往往愈发减弱。有很多的理论家认为,艺术家对待绘画应该有他自己独特的个性与风格,却忽略了艺术家对艺术作品独特的领悟力与表现方式。理论与绘画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途径,同样是抽象的形式,一般人很难将理论与自己的绘画取得协调,而当一个人的理论与他的绘画风格得以充分调和,也就是他的艺术风格成熟的时候。大多的理论家与画家难以取得一致的观点,从而导致理论所阐释下的画风与画家的风格南辕北辙。

对一个艺术家而言,可能没有比宁静、自由与和谐更重要的了。

艺术家是热爱生活的,但却厌烦重复的劳动,艺术家的理想就是能够安然地创作而不去为生活与生存担忧。艺术圈的相互倾轧,对于艺术家来说是可怕的现实。在某种程度上说,艺术圈子参与的越多,人的精神层面就越少,永恒而伟大的作品需要独立而自由的人格。

绘画要有独立性。

画家们可以认为绘画是所有的艺术门类中最美的,几乎每一位画家都习惯于观赏自己的作品,以为那是从他们灵魂深处发出的火焰,足以涵盖所有感官所需要的和谐,但当他与他的作品保持相当的距离时,往往也会发现自己作品的不足。感觉对物象的把握越统一,对主体的把握越强,其艺术纯度也就越高。

所有的艺术批评都如出一辙,即是肯定他所要介绍的画家的个性,而画家也往往过分地高估自己的创作及创意。

鉴定绘画和依据智慧与知识去评价一部文学作品不同,它需要除此之外的特殊感觉。也就是说,只有天才的艺术家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鉴定家,否则,只能坠入公式化的模式应用。神经、忘我都是感觉的一部分,感觉到了一定的程度便会忘形而得意,但一般意义上讲,鉴定家与批评家们却少有能达到这一点的。

公众的审美总是很宽容的,随着时间的迁延,不同的画种以及画坛上不同的流派都被接受。当人们安静下来,更多的人在不同的距离上重新打量这种风格。不同画家们新鲜的视觉对人们的愉悦总是利大于弊的。

一般来说,画家绘画无外乎悦人或悦己,我们且不去论及二者的比例是多少比多少,但对画家本人来说,在那一瞬间,他将他特有的感觉宣泄于宣纸,这不是别的器材所能取代的。

画家通过对美的观察与认知,用他丰富的想象力依据图形与色彩增大他们感觉美的力量,一个优秀的画家是善于将内心深处的情感化而为图画的。

通过深入的研究与体悟,画家会逐渐使自己思考与感性的主题强化,最后通过作品同化而为一。通过作品彼此之间的联系,依从内心的深切感受,表现自我,如坐忘之过程,而当作品能够精确地传递画家的情感,已添无可添、去无可去时,便是作品成功的标志。

一个画家的绘画作品有其自身的独立性与唯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