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接千载 · 闹红迎春 | 田波

发布者: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8-12-26浏览次数:14

田波,祖籍山东郓城,中国画硕士学位,先后毕业于南开大学,广西艺术学院,写意花鸟师从尹沧海、伍小东诸先生,山水画师从陈玉圃先生,著名画家张宝珠先生入室弟子,现就职于南开大学书画艺术与美学研究中心,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天津西游书画院副秘书长,山东泰山国画院高级画师,菏泽青年书画家联谊会副会长。

抒诗意情怀 写自然生机

——优秀花鸟画家田波

回顾元代以来的中国花鸟画发展史,我们会发现,写意花鸟画始终强调人的主体意识,重视主体生命精神和自然生机的传达。当代优秀青年画家田波自幼爱画,十几年苦心钻研写意花鸟艺术,在坚持不懈的探索学习中,他渐修渐悟,学养渐趋深厚,绘画思路逐渐明晰,近几年创作了充满诗意情怀和造化生机的一系列花鸟画,得到艺术界和收藏界的一致好评。

     《文人画的价值》是田波作为中国画学方面富有成果的研究生,所发表的一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从中,我们可见田波经过严谨而系统的学院式美术训练,具备扎实的学术功底、较强的审美力和独到的从艺理念。艺术需要蒙养,而蒙养的较好方式是读书与体悟。田波常年勤于读书,勤于思考,日日浸染于传统文化,一身儒雅向学的气质可视为他注重文心蒙养的最好注解。他坚守严格的道德规范,严格修为,在当今喧闹浮华的社会环境里一直面对自己的内心真实,不流于浅薄浮躁,常葆内心的平静朴实。这,对一个青年画家来说是可贵的。特别值得称道的是,田波一向敬仰当代山水名家张宝珠先生崇高的画品和人品相统一的风范,拜其为师,潜心学习和领悟宝珠先生的水墨写意之道,进步很快。受恩师临摹、写生、和创作相统一的从艺理念影响,田波又进一步精心临摹花鸟画史上的大家名作,取法宋元,上溯盛唐,认真梳理传统,潜心感会三百多年来传统写意花鸟画的风流余韵。并注重师造化,常跟随恩师写生于各地名山,对景临写,为景写照,写景留影,反复揣摩造化生机之所存,物象精神之所在,收益更大。

     通过以上几个优势方面的影响,田波对中国水墨画的写意精神有了较深的把握,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到的创作思路,即以写生为基础,以寓兴为着力点,以写意为归依,以独抒性灵为主旨。联系具体作品,我们可知:田波写生不仅是为了捕捉花鸟外在的形态、姿势、特征,而是为了表达物象之理、神、气、韵;而寓兴则是托物言志,陶写性灵,抒发一己之个性感想。其写意包含“写”与“意”两个方面,写即强调以书入画,骨法用笔,笔笔写出,使画具有书写性;意则是内在意义上强调他本人观察花鸟景致后所产生的文人情趣,外在意义上对大自然一草一木的感受经过心底意念的选择,选取物象神韵,酿成栩栩如生、饱含生机的审美意象,诚可谓重意境,重神采,有启迪。这正如田波本人所主张的-----“写意花鸟画是精神文化的载体,属于最能够体现中国人哲学智慧的文化形式。我们应该通过花鸟画的图式,赋予文人画新的使命,走向当代,走向自我,走向主体性文人情趣。”

     田波追求对物象生命的把握,邃以画出对象的生命特征为审美标杆。观其画,首先感到他所表达的是源于生命本体的激情和热诚,是对自然生命活力的膜拜和礼赞。本着不贵形式重精神的文人画写意原则,田波坚持以形写神,寻找到色、光、态、韵等形似之外的东西,并能较好地运用写意性笔法和墨法,将胸中之意气与物象之生命相融,迁想妙得,使画天趣清发,淡雅别致,富有生生不息的气象和活力。虽有个别表现荒寒、苍茫、萧疏之境,但整体上却未刻意追求荒寒野逸。即使表现秋风孤独的燕雀,霜雪中凄迷的树果,也总蕴藉着一种生命的顽强。《水满横塘过雨时》,是田波的代表作。图绘孟春时节,一只鸟伫立于柳树枝上,生动的意象皆由淋漓洒脱的笔墨写成,淡冶清润,画出了春雨淅淅沥沥如水的感觉。稀稀落落的枝头上,蜷缩的鸟儿,造型准确,凝练简约,面呈喜悦之色,毫无雨淋落寞之情,可见作者意在营造生趣盎然、春色无边的诗境,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和美好的时代。


田波的花鸟画是以折枝花卉为主,截取自然景物中最美的一角或一段作为表现内容,并对所取物象进行别具匠心的概括、提炼、夸张、变形,从而简练传神地造成意境,立意含蓄,构图精巧,法度外有一定的新意。从《清霜赋秋色》、《半山晓月风露冷》、《深得喜色惊春鸣》等佳作来看,田波注重从生活中挖掘日常司空见惯的物象之不平凡的内在美与人文雅趣,那些鸡、鸭、麻雀、喜鹊、翠鸟、芭蕉、藤萝、桃花、石榴,在田园、山谷、溪流、竹篮、篱笆、石块等景物烘云托月般地衬托下,相映成趣;或姹紫嫣红,粉黛缤纷,生命脉络,凸显出来;或雪泥鸿爪,呢喃絮语,活灵活现,气韵生动。这些画,皆精神凝于笔端,情愫流于纸上,收到构图和美、光景常新之效。

除花鸟外,田波亦擅长山水画。其山水创作主要得益于恩师张宝珠先生对他的精心教导,不仅追求形式美感,更着意于个性化独到精神思想的传达,迈上较高的审美层次。

修为是中国艺术走向高境界的必由之路。难能可贵,田波一直以沉潜的心态,在艺术修炼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并在提升认知的基础上不断提升自己的境界。可以说,田波的写意花鸟画作为一种文化形式,是他本人参于悟道、独抒自我诗意情怀的载体,充盈着他对大自然生机、灵趣的独到感悟,具有平中见奇、物象心灵化的特色。随着阅历的增加和感悟的日益深化,假以时日,我们坚信田波今后必将拔萃于当今画坛!

——山东电视台收藏天下艺术主编 上官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