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日印象

2013-07-04 15:17:49

访日印象

薛富兴

就我的眼睛所及,日本似乎与云南差不多,到处都是山,平地很少。但是,山没有云南那样大,更重要的是,到处都是绿色,几乎见不到泥土。在旅行的过程中,我发现:这里的城乡差别不大。农村与城市一样地干净、整洁。我们转了几个地方,在城市的街道上,没有一个地方发现有垃圾,没有发现有人乱丢东西。所到之处,都是干干净净。

对于这里的人们的文明程度,我正有亲身的体验。五月四日,会议组织到广岛附近的一个叫敷仓的地方参观。我在一个小店里买东西时,慌乱之中,一小心将摄像机忘到那里。走了一段时间才发现没了东西,可我已想不起是哪个小店。着急之中,同行的人问我是否丢了东西。据他说:我走之后,那家小店的老板娘着急地到街面上喊了好几次。见着刚才我那位同行者后,告诉他说有位中国人丢了东西。后来一位在日本的朋友说:在日本,丢了的东西一般能找回来,但是,在欧美则不一定。同行的中国同行知道了我的故事,都感慨万千。

在我看来,日本的发达与进步,并不在其外在规模上的华丽宏伟。虽然东京的茂密高楼足以成为现代都市的代表,但这些东西在中国的北京上海也有,这些东西现在对中国人来说已经不很吸引人了。我们与日本人真正差距乃是内在的,是生活态度、精神面貌、文化素质方面的差距。这种差距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追赶上来的,最快也许要一百年,甚至更长。

日本人的现代化与欧美有些不同,它集中体现在细节的精致上。房间里、院子里,乃至大街上,凡目之所及,你都会有一种感觉:在这里,一切东西都已经做得无可挑剔。平心而论,就现代城市生活的各式用品设施,日本有的,我们也有,而且,许多东西,我们还回比他们的要大、要多、要新。但是,如果细心地考察,你就会发现:几乎在所有物品上,日本人都比我们的要精致。茶余饭后,同胞们都在赞叹日本人做活儿之精致。一个小小的卫生间,从地面到屋顶,从墙缝到所安装的器具,一切都让你无可挑剔,连校园里路边下水井盖都玲珑剔透得像个工艺品。我不禁叹曰:生活质量何需豪华?把生活最需要的基本要素能弄得妥妥贴贴,让人毫无所怨,把日常生活的各个环节能打磨得异常精致,这便是有质量、有境界、有品位。当代中国则恰如一个暴发户,初看起来满眼的富足与繁华,可细细考之,则处处粗俗不堪,到处都有穿绑,令人耻笑的地方。

一个能把日常生活中一切细节都做得令人无可挑剔的民族,是令人敬畏,甚至是十分地令人可怕的,这种对细节的一丝不苟,反应了这个民族精神上的执着、虔诚、坚毅、聪慧。当一个民族已然将严谨培养成全民的生活习惯与人生态度、生活能力,能毫不费力地落实于生活的各个方面时,我们没理由怀疑他们在人生、民族的重大战略问题上会草率行事、粗制滥造。相反,当中国人民将马虎与随便视为不一拘小节的日常生活习惯时,在人生、民族的关键时刻,我们足够理由怀疑是否能突然间变得严谨、细腻起来。

日本民族地小、物少、人寡,但是,她就凭着那种对人生全方位的执着精神,为自己开辟出一种新境界,开辟出比自身国土资源更为广阔的战略生存空间——利用全世界的资源,为全世界创造精品。日本人可以骄傲地说——虽然你们地大物博,但是你们自己还是弄不出精品,要提高生活品位,还是离不开我们日本人!与这样的民族为邻,你不可能没有危机感;能有这样的民族为邻,当是中国人的幸运,因为她低贱一面镜子,让我们随时能照出自己的浮躁与粗俗。这个东方小邻邦将永远成为中华民族不可小觑的劲敌。也许,这是上帝对中华民族的一份特别关爱,以免中国人老爱打瞌睡,老是心不在焉,老是找不着北。

会议期间,我一个人坐火车去参观了举世闻名的广岛和平纪念馆,即美国人扔原子弹的地方。展馆确实布置得很好。日本人吃不得半点亏。他们自己在亚洲所干的缺德事能抵赖就抵赖,但在他们自己吃亏的地方,则竭尽全力地放大处理,好让全世界人们都知道,好唤起全世界人民的同情。

广岛因原子弹死了14万人,那是死于现代化武器。但是,南京大屠杀则死了30万人,是死于最野蛮、原始的杀戮。原子弹之所以去了广岛,是因为广岛乃军事重镇,侵华日军之大本营。美国人扔原子弹颇费心思,既避开了现代化都市东京,也避开了其文化古都奈良。杀人并不算恶毒。我当时想到的问题是:如果第一颗原子弹不是被美国人造出来,而是被日本人造出来,他们会怎么使用原子弹呢?他们会像美国人那样谨慎吗?不会,绝对不会,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求出原子弹杀人的最大值,制造出比广岛深重多少倍的罪孽。广岛人确实受委屈了,至少在广岛人看来如此。但是,若从中国人的角度看,似乎并非完全如此。日本人需要反思的是:第一颗原子弹造出来后,为什么扔给了他们?如果没有他们前面做的孽,会有这样的报应吗?很可能不会。所以,还是中国古代哲人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祖先做的孽是需要子孙来偿还的。南京大屠杀期间,广岛市民曾举行盛大集会,庆祝皇军在中国的胜利。面对南京30万冤魂,广岛人还有什么牢骚好发呢?佛教自唐代就传入日本,直至今日。据说在当今的东土,尚有不少高僧大德。但是,就日本人对待自己在二战中行为的态度看,我不认为日本人真正获得了佛家智慧。因果报应、因缘学说是佛家的最基本观念,如果日本人对自己上一辈所做的孽不能进行真正深入的反省,从而真正获得一颗佛家的慈悲心,去其杀气,育其仁心,那么,日本人在这个地球上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朋友,所有的邻居均是其死敌。一个被死敌全面包围,而又无法将自己的领土从地理环境上真正地脱亚入欧的国家,其战略前景会如何呢。即使上帝真的让日本列岛漂到了美洲、欧洲或是澳洲,这样一个随时被杀心与戾气所充斥的民族,会在新邻居中找到朋友吗?不会的。只要不能真正地脱胎换骨,日本民族在地球上将永远只能是独夫。

此次日本之行,同胞们的表现确实不能令人赞赏。身边的朋友基本上是铁了心来旅游的,打心里就没把开会当回事。于是就出现了头一天放下行李,第二天一开会就见不着人的局面。有几位老兄只有吃饭的时候在,开会时则基本上看不到;有的人则是乍隐乍现,如鬼魅一般。据了解,其中有多位老兄不只一次到过日本,但他们还是要逃会,而且逃完会还要抱怨主办方只安排开会,不安排旅游。

现在反省下来,我自己的定力也不够,否则我就不会私自去参观广岛和平纪念馆了,这并非会议的安排,所以我也没有十分的理由指责同胞。

其实,这次开会也是安排了旅游的,只是安排的是一个叫敷仓的地方,不算是名胜。去敷仓的下午,主人安排参观“大原美术馆”,有不少同胞则对美术馆不感兴趣。主办方派专人讲解时,居然有人在席间公然打瞌睡。参观的过程中,每个展室的墙上都赫然贴着“勿大声喧哗”,但我们的人依然熟视无睹,高弹阔论。同时参观的日本人或欧美人士,则都能做到静悄悄地观看、品味。更有甚者,当同胞们发现了一件造型有点奇怪的现代派雕塑时,有位同胞居然上前伸手触摸,要验证一下到底是拿什么做的,被管理人员当场制止。我顿时羞愧难当:这并不是一帮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这是一个由大学教师组成的团队,其中不乏知名学者、权威人士。如果中国人连其中的精英阶层都是这样的修养、这样的德性,那中国还有救吗,日本人凭什么会看得起中国人?以前我只听说中国人的形象都是贪官给弄坏了,今天我才意识到知识界也脱不了干系。

刚落地时,旅居日本的朋友就告诉我们:日本人最守时,约好的时间一分也不早,一分也不晚。只要晚一分,主办方将要为此多出一份租金,因此请大家千万注意守时。但实际上几天下来,还是总有人迟到,理由五花八门。

当代中国人有谁真把人格、国格当回事?人格、国格都没有了,世界上没有人发自内心地尊敬我们,那我们还活着有什么劲儿?看来,同胞们还真没把自己和民族的脸面当回事儿。

回国途中得词一首,抄录如下,以为纪念:

阳春四月里,欣然渡扶桑。江天万里云涌,激荡太平洋。美哉葱笼广岛,樱花满目芳菲,月下频引觞。东瀛有胜地,谁堪作陶郎?    阿倍来,鉴真往,千年长。同依东亚一隅,惜缘运乃康。忆彼福泽渝吉,汲汲脱亚入欧,延颈眺西方。旧邦启新命,东风正浩汤。(水调歌头 广岛纪行 )

2010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