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辑 寓意

2013-06-10 22:58:20
●土 苑
在城市的边缘
有我梦中的乡村
关于灵感
关于米罗与卢梭
关于村落
居住的方式及其蕴涵的意义
关于创作态度与创作方式
关于真实与真实的空间
城市的痕迹
距离的美感
焦躁的心情与若即若离的丰腴
城市的力量亦然存在
猎奇的记者
都市的空谈家
矛盾的协调,在画笔上
流畅的旋律
黯然的色阶
莫名其妙的神秘
对于我
现实的诱惑
甜美的声音
亦然在抽打着生锈的神经
村边的风景
夕阳中焚烧的生命
人类与艺术
生存与自然
一种思乡的方式
 
●一支婉转绮丽的曲子
一支婉转绮丽的曲子
它已浸透在你的生命里
在每一个日升或日落的时刻
或者静静的午夜里
你都会向着远方
想些什么
还会有那样一个春天吗
还会去看那大山里梨花的素艳
桃花的醉人吗
还会有那山坳里蕴涵着的神秘
与星光下的畅想吗
 
●钓 鱼
一只苍鹭
等待
在无际的沼泽之间
一条鱼儿游戏于水中
不时抖动着银白的胸腹
 
等待
静静地屏住呼吸
颈儿绷紧
只是在一瞬之间
长嘴伸展
闪电般地
技法独特而古老
神秘而不可说
●翠 鸟
天对地
陆对空
一只翠鸟
垂直地向水中扎去
这次
没有人知道它在想什么
水很浅
 
这只是一潭死水
没有鱼
一只翠鸟
扎到这浅浅的水中死了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无 题
一杯酒
端在唇边
你用小指的背部试探它的温度
酒翻了
溅湿了稿纸
关于婚姻、浪漫、爱情
关于责任、信仰、伟大
曾几何时
经历了美丽的瞬间
才懂了许多的含义
而现在,我必须走了
 
●寓 意
你是我放飞的纸鸢
飞走了
便不要再回来
当落日漫过远郊
就让我
在这一片粼粼的水边
独享——这一块恬淡的空间
天色黯然
有白鸟掠过水面
 
●一部电视剧的主题
当你收到这封长信的时候
我已经离开了人世
请不要寻找我的墓碑
它只在一个极其僻静的村子旁
我很倦怠
不想再说
 
看今夜的月光多么柔和
就如同上帝注视着你我的眼睛
这在以往
却每每被我忽略
离别的时刻就要到了
我的心依然很平静
也许是我真的累了
 
昨天
我在整理你寄给我的照片
认认真真地把它叠齐、放好
这是我最后一次抚摸着它
在无数的日子里
它曾给我以宽慰
莱茵河的夜色
长满杉树的河滨
疏松泥土上的干草场
我多想去看一看那儿
我多想化作一缕轻烟
随风飘摇在你的身边
但那时
陪伴在你身边的又将是谁
我不能不走了
天边
有闪电划过
由远及近的
我不能不走了
 
●关于战争
         
                 (一)
 
梦荒原
射猎者弓箭的弦声
入侵者肆无忌惮
火在蔓延
在远离人际的村庄
蓝色的天空下
恐怖随风而去
一株紫杉
立在天地的交接处
 
         (二)
 
 被俘与被焚烧的生命
无论老幼
无辜的孩子
不知道死亡将至
枪声响在背后
上帝啊
你看到狩猎者的眼泪了吗
 
          (三)
 
在远方
搏杀仍在继续
英雄辗转于弹坑
看自己双腿的印记
消失在一派雪泥的轰鸣中
然后
他用最后的信心
企望灵魂归家
看他的女人和爱子
围在火炉边
他已没有机会了
那个被唤做母亲的
亲爱的祖国
在哪里
●从夜晚到清晨 
沉闷的空气里
没有风动声
后来
远天有闪电划过
天空呈紫罗兰色
 
在中夜
月亮的本影移向地球
明天的日食
没有人知道
你梦见
如往日的
有着润湿的草的河床
有鱼游在水中
 
在中夜
你梦见
湛蓝色的大海
镜头
越洋电话
梦见
大树穿过肥沃
土地在快感中翻转
 
黎明前的雾霭里
一种清新的感受
窗外的树木
在饱享雨露后棵棵下垂如伞状
有公鸡叫鸣的声音
调和着树枝上的鸟鸣啾啾
●风的足迹
          
                  (一)
 
秋天
有一双多情的眸子
泊在我的心中
而今
在我儿时便梦想的草原上
我的面孔铅华洗尽
或许就无垠的宇宙而言
我们的存在不过一瞬
但这无以阻隔的心灵哟
却透过时空成为永恒
每个晚霞升起的傍晚
我都会站在草原上
向着远方遥望
从云霓彩光里
寻找你的双眸
一种特有的细节
 
         (二)
 
天空中飘落一根纤细的翎羽
上面有远风送来的醉人的梦想
我在荒原上迷人的失眠
梦见一匹骁骏的马
将灵魂放逐在无垠的草原上
 
  (三)
 
当晨光直抵草的内心
鲜嫩的语言便舒展成海洋的颜色
那无边的绿浪也就会从山的那边折来
涌动着我的情怀
云儿连成一条河
悄悄翻卷
雄鹰的双翼掠过山风
掀起大地的衣裳
泛出撩人的荡漾
我多想
把这儿当做家乡
 
●龙卷风
  旷野
一条蜿蜒的河流
几株远树
初日渐隐在浓雾中
回忆
一个平常的日子
你好吗
像天空一样的
预言与真实
在风暴来临之前
一切正常
下意识地向天边张望
浮云流动如梭
一个人向远方
望着丛林外的天空
风来了
云彩在头顶散步
骤然
闪电划过天际
飓风
越来越近
吞噬了一切
天哪
都过去了
在历尽劫波之后
在狂风中偏离了人群之后
在不为人知的陌生地
于是
一切又重新开始
 
●惊 梦
雨霁风细
月注南窗
数年间
音信断绝
今天
却缘何入我梦中
 
三岁的儿子
安然入睡
甜甜地
在我身旁
往事又如何凭
 
●现 在
当星星闪烁在天空
当月儿已经西斜
当鱼儿潜入水底
当鸟儿依然在湖边的树林间,闹个不停
我就坐在临湖的窗前
翻看一本厚厚的书
 
在午夜里
我安然入睡
神秘的空间里
古老与薪新同在
明天
又将是忙碌的一天
这就是我的生活
现在
我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明白我的意思
 
●日之初
 
一条缝隙在与其相连的界面之上
有彩云
曼舞在它的空间里
一个神秘而久远的故事
流传至今
 
在这西北的边陲
远去的沙丘
如同沉睡的骆驼
沐浴于金色之海
一只雄鹰盘旋在这缝隙之上
在辉煌的日光里
鹰的轮廓愈加分明
天地浑然于金光之中
那隙的最后一抹
悄然退去
 
●家
雄鹭舒展起银灰之羽
翩然而歌
在柳荫飘摇的青草坪
在屋顶或人家的旧烟囱上
雌鸟接受了邀请
于是
年复一年
便有了家的诞生
子孙繁衍
有了专一
有了为爱而终守一生的
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