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沧海速写集序

2013-06-30 00:07:24

                    尹沧海速写集序

不画速写已有十年了,这其间缘由很多。有时偶尔路过美术一类的书店,看到一点神采殊异的速写,心中亦然会产生某种与之契合的快感,手心痒痒的。而我之与绘画结缘,着实是从速写开始的。记得幼时常临摹家中仅有的几本带有插图的书,再有便是一些画谱,大都是花鸟画,还有一两本《艺用人体结构》当时在乡下,没有老师指导,便照着书本上的图形临摹、默写以至于谙熟于胸。这在后来便都派上了用场。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遇到了本县书画院的欧阳龙和曾广才两位先生。那几年,我几乎临遍了曾先生家藏的所有绘画资料。然后便到街上、到市场、到车站去画,时时注意眼前人的每一个自然动态。把他们作为自己速写或默写的对象。

再后来,便考上了美院。一度狂热地爱上了速写,当时教我的两个教师都擅长速写,只是一个怪怪的,一个写实的几近乎真。前者,总觉得没有朴素而平常的自由感觉,而后者的准确度又使我觉得累,于是便不画,谁知这一来,便是十年。

我想就速写而言,它的特点并不在于临摹自然造型的所谓“准确性”,而是画家对他所选择对象所投入的注意力和精神,以及对所描绘物象的深切感受。画家必须表现物象的内在精神。

速写也是一种独立的思考与观察的方式。或许,就绘画来说,这种方式比其他观察与体验生活的方式更加直接。它不只是其他艺术门类艺术创作的草稿或预备步骤,而是具备独立的审美范畴。有时,面对你所要描绘的人或者物象,几根富有节奏的、充满表现力的线条,远比所谓“创作成品”更为生动。它使你能在一瞬间把握住形象的主要特征,并围绕所要描绘的客观物象,在不确定的描绘空间以你的记忆与能动的线条去补充与把握,从而完成一幅完整的速写作品,它往往会引导你将视线越过技巧的成熟,去领悟你所描述的对象中最本质与最生动的颇具审美规律性的内核。

在中国书画的传统中,历来不计较写生(速写)或者是创作的具体界限,而是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有时我也每每被西方那些用笔洗练的速写图稿所感动。那是那个时代的大师们个性与审美观念的体现。从上古的岩画到雅典、罗马的雕塑与壁画,从质朴的高庚到迷狂的梵·高,从运用线条精练准确的达·芬奇到富有浪漫色彩的德拉克洛瓦,从米开朗琪罗到罗丹。他们的速写同他们的创作一样给人们以视觉上的快感与充满个性的生命感动。我们在折服于他们对“真实”的审美规律洞察力的同时也被他们所具有的描绘物象的技巧之练达所折服,他们对物象的敏感往往是一种天性,或者说是出于对所要描绘之“物”的本能冲动。

速写作为一种独立的审美方式,比起相对缓慢的创作而言,不啻为一种帮助意念宣泄的主要方法,我们为了观察自然与人的行为等关系把它作为一种情感的再现方式,在更多的时候,人们也为了享受去画速写,被特定的情境所陶冶,于是乎心手相应而成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