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沧海书法集后记

2013-06-30 00:06:46

 

尹沧海书法集后记
六七岁时,我最早见到的书法作品是三哥集在毛泽东诗词上的毛泽东手迹印刷品的贴页。很多时候我都会在三哥临摹时跟着“起哄”。
上中学时,我离开家乡到县城里跟着当时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干爹读书。老爷子颇通笔翰,每到旧历的新年,他都会抽空领着我上街,指给我看,某某家的春联写得好,某家的就一般,哪些字更难写,应该怎么写才能好看云云,在老爷子的鼓励下,我也在私下里下了一番功夫,得意时,便拿给老人看。
在美院读书时,对书法并不太自信的我竟然是那儿较为突出的,当时只是觉得书法对中国画很重要。常常是午后,或者傍晚,一有闲暇,我就在教室里临习书帖。先从篆书石鼓文到颜真卿的楷书《东方朔画赞》,然后是《石门颂》、《金刚经》,从隶书的张迁碑,鲜于枢到行书的《争座位》,从《孙过庭书谱》到米芾《蜀素帖》,从黄庭坚《松风阁》到苏轼的《寒食帖》,从《兰亭序》到赵孟《洛神赋》,乐此不疲。
赵之谦《章安杂说》云:书家最高境界古今二人耳,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绩学大儒,必具神秀,三岁稚子之书法应谓之天然,不雕,而绩学大儒则谓之中和之境,返朴之境,是为道日损,损之又损,而非简单,粗疏与怪僻。数年来,每遇好帖,往往反复琢磨,偶于书理之探究皆缘我所爱之法书,没想过所谓原创度,当然也不存在为流风所披,唯美是从。有感知则心摹手追,非拟形似,同其意悦我心而已。
今岁七月,江南大雨连日,闭居无事,不觉间已废纸满屋,加之以往亦有些“积蓄”,友人高晖兄以为可以出书一通,权且随之并示谢枕。
 
                             月明沧海
                             于大禅堂